中国巴菲特的炒股经验

“中国巴菲特”赵丙贤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,金融硕士学位。1991年创办北京中证万融投资集团,担任董事长、总裁。自2000年分拆同仁堂赴香港上市,先后以个人或公司名义直接投资7家企业,其中投资帮助5家企业上市。

继1997年推出《资本运营论》后,时隔18年,素有“中国巴菲特”之称的赵丙贤携带其新书《有效动作论》重新回到公众的视野内。

作为拥有25年投资、并购、重组上市公司经验,以及“价值投资”的长期践行者,赵丙贤直言股市是个“神经病”,短期的股票价值波动并不值得投资者去关注,应以“长期持有”的心态买入自己熟悉的股票,而非跟随市场的短期波动做一个投机者,给证券公司交“手续费”。

买1%或100%股份用同一标准

新京报:从1997年你推出《资本运营论》后,已经过去了18年,为什么现在推出《有效动作论》这本书?

赵丙贤:我做投资的时候,尤其是受巴菲特长期战略投资理念的影响比较深,我就在想,咱们中国企业要怎么样建立一个可持续的、基业常青的企业,这也是我的一个理想。我觉得我应该建立一个有理念的企业,所以从2009年9月,我每月写一篇文章,针对我们企业一个月的经营管理情况,写一些感悟,把它抽象出来变成管理的一些规律、想法和方法。久而久之,就形成了现在这本书。

新京报:你做股票投资二十多年,被称为“中国的巴菲特”,但一直以来你都很少在公开场合谈论股票市场,为什么?

赵丙贤:因为我不想鼓动人们去买了卖,卖了买。

新京报:你觉得正常的股票买卖应该怎样?

赵丙贤:在中国,买一只股票应持有三年以上,这是最起码的,如果你不打算持有三年你就不用买了。而且要想发大财成为百万富翁、千万富翁,你只要买两三只股票,持有十年、二十年就够了。

新京报:你是怎样挑选股票的?

赵丙贤:有两大秘诀。第一,买一个公司1%的股份,和买一个公司100%的股份是用一个标准。

就是要判断企业的内在价值,或者未来三年、五年、十年折算到现在的现值,大致算一下,这个没有准确数据。而不论买1%和还是买100%,都是这个心态,买的时候一定想着至少持有三年或者五年。以这种心态去看这个企业的价值,并去估值,这叫投资估值能力。

第二,其实很简单,正确认识到市场是个“神经病”。

新京报:这个“神经病”概念如何理解?

赵丙贤:市场的波动是一个“神经病”,一会儿歇斯底里地涨、一会儿歇斯底里地跌。它就像一个“神经病”,今天高兴明天不高兴,你别把它当成一个正常人,涨和跌都去分析是什么原因。其实谁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有很多原因涨有很多原因跌,我告诉你永远每天涨有一百个原因,跌有一百个原因。但是到底这一百个原因、两百个原因哪个是今天起作用,哪个明天不起作用,谁也不知道。所以应正确认知市场是一个情绪化的市场。

天天看股价波动没意义

新京报:怎么理解市场的长短期?

赵丙贤:短期市场是一个“投票机”,买的钱多卖的钱少它就涨,反之就跌。长期来说,市场是一个“称重机”,称的是企业的内在价值,这就要看你的估值能力,比方说一个企业每股是二十块钱,称出来就行了。

但短期市场是个“神经病”,“投票机”就会犯错误,一会儿把这个企业估值成十块钱,一会儿又估值到一百块钱。当估值到十块钱时你赶紧买,因为企业原本应该是二十块钱的重量,估值越低越买。

就像买面包,昨天买面包二十块钱,今天变成一块钱了,买还是不买?大家肯定是抢着买。但当你买股票时,昨天二十块钱今天变成一块钱,你肯定不买了,为什么?你以为这个公司有问题了。但是,其实这个公司根本没问题,一天有什么问题?昨天还二十块钱,今天就卖一块钱,不可能一下子有这么大变化,公司变化是缓慢的。

依靠市场“神经病”特性,可以短期投机炒作,但长期而言,不是靠“神经病”特性赚钱。 所以,买了股票想着持有三年、五年、十年,称它重量就行,得忽略市场这个“神经病”。

天天看股价的波动没意义。任何一个普通人其实都能认识到这一点,但是做到这一点的人很少,属于知易行难,巴菲特就属于真正做到了。

买自己熟悉的企业股票

新京报:普通投资者应该如何挑选一只股票来长期持有?

赵丙贤:买两三家熟悉的企业的股票,看这个企业基本健康,就给它称下重,但别今天称了明天又称,发现没“长肉”,换一个再来。

新京报:如果宏观经济发生大的波动对其产生大的影响呢?

赵丙贤:我是忽略对宏观经济的分析,忽略对行业的分析,我们更看重具体的企业。